成都商報記者 湯小均
  江油市永勝鎮58歲的魯某和何某,結婚已有36年,如今卻對簿公堂。原來2008年以來,妻子何某常年跟隨外出打工的女兒女婿幫忙照看外孫,導致老兩口長期兩地分居,最終難耐孤獨的魯某提出離婚。
  孤獨的外公
  “我有老伴,也有女兒,還不如一個養老院的老人”———魯某說,病友是“五保戶”,都有人照顧,自己卻在病痛中照顧自己
  分居5年多 住院時老伴在哪?
  2008年,在外打工的女兒女婿在廣東生下一外孫,妻子何某便跟隨女兒女婿,幫助照顧外孫。從此,魯某便過著單身生活,種點莊稼、養點牲口、偶爾在鎮上打點臨工,以維持家用。
  “當時外孫剛出生,女兒說他們要上班,便喊老伴去幫忙帶孩子。外孫1歲多的時候,老伴兒帶回來過,但在家沒待到一年,又帶著外孫去了廣東,從此再沒有回來過,連最基本的電話聯繫都寥寥無幾。”昨日,魯某向成都商報記者介紹,在這些日子里,在外做了農活回來,家裡不僅沒有一口熱飯、一口熱水,連個說心裡話的人都沒有,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  魯某介紹,女兒女婿也曾打電話讓他去廣東一起生活,但他拒絕了。“我家裡還有80多歲的父母,他們也需要人照顧。俗話說,‘父母在,不遠游’,萬一老人有個什麼三長兩短,怎麼來得及?”魯某說,去年,他的父親突然生病,搶救了好幾天才保住了命;而其母親十餘年前就癱瘓在床。再者,廣東、四川的生活習慣完全不一樣,他感覺自己這麼大年紀了,去了難以適應,老伴兒完全可以把外孫帶回來照看。
  而讓他決心向法院起訴離婚的直接原因,是去年11月的一次生病。“當時脊椎兩邊突然疼痛難忍,雖然排除了癌症的可能,但一直未找到病因,現在每隔兩三天,還要到醫院治療。”昨日,魯某告訴記者,和他住一個病房的是無兒無女的“五保戶”,但是該老人每天還有養老院的人來照顧,而他自己每天在病痛的折磨中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。“我是有老伴的人,也是有女兒的人,還不如一個養老院的老人。”
  “現在外孫都6歲了,已經上幼兒園了,女兒女婿下班後也可以照顧”,魯某昨日表示。
  “被分居”,老人無奈的選擇
  在熙熙攘攘的上學、放學潮中,不乏老人前來接送孩子的身影;在兒童樂園的嬉戲玩耍中,也不乏祖輩相伴隔輩的天倫之情,然而,這種天倫之樂的背後也飽含著祖輩為了兒孫兩地跑的辛勞,當上了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的老夫老妻常因此變成了“牛郎織女”,無奈“被分居”的現象正在發生。(光明網)
  為難的外婆
  “現在外孫確實上幼兒園了,但女兒女婿晚上常常加班到10點多鐘。如果我走了,孩子每天幾個小時沒人照顧,怎麼可能?”
  老伴在家很辛苦 外孫也要人照顧
  成都商報記者昨日電話聯繫了遠在廣東中山的何某。何某表示,2008年女兒生下孩子後,是老伴魯某主動叫她去幫忙帶孩子的,“他說把家中的事處理好後就過來,但他一直沒來。”“現在外孫確實上幼兒園了,但女兒女婿晚上常常加班到10點多鐘。如果我走了,孩子每天幾個小時沒人照顧,怎麼可能?”除了孩子需要人照顧,孩子的可愛也是何某想繼續帶的原因。何某還介紹說,魯某有外遇也是她不願回家的重要原因。該說法遭到了魯某的否認。他表示,“我現在隔兩天就要去醫院治療,有什麼資本去搞外遇?”
  兒孫自有兒孫福,莫為兒孫做遠憂
  長安大學政治學院教授、社會學家戴生岐認為,老年人為了孫輩“勞燕分飛”,是目前較普遍的一個社會問題,將相濡以沫的老夫妻分開,不利於家庭和社會的和諧。年輕父母應該承擔起撫養、教育子女的責任。“兒孫自有兒孫福,莫為兒孫做遠憂”,戴生岐表示,父母要學會“放手”,相信子女會處理好看護、教育孩子的問題。對於願意追求自由空間的老年人,應鼓勵他們拒絕當“保姆”,學會享受晚年生活。(華商報)
  無奈的女兒
  “我就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過日子,母親隨時可以回家,我可以請保姆照看孩子。”女兒魯敏昨日表示,母親隨時可以回家。
  跪求父親赴粵遭拒 可讓母親回家
  昨日,正在上班的魯敏在電話中談起父母的事,哽咽的聲音中顯得激動,“我就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過日子,母親隨時可以回家,我可以請保姆照看孩子。”
  魯敏介紹,母親到廣東幫忙帶孩子後,她曾下跪求父親到廣東一起生活,但遭到了拒絕。“母親隨時可以回家,但回家後父親會不會好好對待母親呢?他早就跟一個女的在一起了,而且以前長期打罵我媽,他們現在能好好生活在一起嗎?對於父親的外遇,我們都能原諒,但他自己能改嗎?”魯敏說,現在她已經成家,也能接受父母的離婚,不管父親做了什麼,永遠是她的父親;作為女兒,她始終希望一家人都好好過日子。
  常放“探親假” 愛父母,就讓他們在一起
  作為子女,如果要求父母幫助照顧孩子,最好創造條件讓父母一起過來居住。如果房屋緊張,可以給老兩口租套房住;如果父母有一方沒時間過來,那就不妨找個保姆。實在沒有條件的,也應給父母創造條件“煲電話粥”,同時定期給獨身前來帶孩子的父母放“探親假”,讓他們回老家團聚。
  老年人離開原居住地來帶孫兒,從而失去自己熟悉的生活環境和群體,會感到寂寞和孤獨,這就是他們所說的“住不慣”。子女不管有多忙多累,也應經常陪陪父母,與父母多交流,一起走親訪友、逛超市、逛公園等,讓他們熟悉周圍的環境和人。同時,每周應給父母一定的自由支配時間。
  武漢大學社會問題專家尚重生副教授則認為,解決這一問題的根本途徑,還是要尋求社會化的支持,就像“社會化養老”一樣,逐步實現“社會化撫幼”。可以通過家政公司的規範管理,讓保姆市場更加成熟有序,滿足市場供給。 (楚天都市報)
  判決
  法院:難證感情破裂 駁回離婚訴求
  魯某於去年12月份,以夫妻雙方長期兩地分居、感情破裂為由,向江油市法院提起訴訟,起訴離婚。庭審中,魯某的代理人四川鼎天律師事務所律師林剛表示,多年來,夫妻二人長期兩地分居,雙方缺乏交流和溝通,且沒有經常聯繫,缺乏了感情的基礎。同時,何某和女兒曾經在江油另一個鎮購買了一套房屋,魯某並不知情,這表明夫妻之間缺失了最基本的信任。
  何某的代理律師昨日則在電話中表示,何某常年在外,是由於在幫助照顧外孫,這並不能說明老兩口之間的感情已經破裂,因此不同意離婚。何某表示,如果魯某堅決要離婚,按照她還可以活10年計算,魯某須每年支付1萬元。
  近日,江油市法院做出一審判決:原告所舉證據不足以證明雙方感情破裂,根據《婚姻法》的相關規定,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。
  昨日18時許,記者再次聯繫魯某,他表示,可以不離婚,但何某必須回家照顧好老父母。如果還是以前的態度,他將在今年9月,再次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。(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)
  (原標題:外公難耐孤獨 要跟外婆離婚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訂製

te71tehq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